Seabed, Desert, Sky, Gobi, Forest, Tumulus, Spirit

小考拉一路哼着welcome to the jungle,高兴地带着小皮球来到森林玩耍。层峦叠翠、蜂鸣鸟叫,森林里美极了!它们约定永远在这美丽的地方生活下去。小考拉向小皮球介绍了鸭嘴兽、袋鼠等它的好友,它们都很是欢迎新朋友小皮球的到来,但由于生活习惯的差异,每天陪伴小皮球的也只有小考拉。虽说森林生活没有小皮球想象的那么欢腾热闹,但和小考拉日夜厮守的日子也让小皮球迷恋。森林里有着小考拉吃不完的树叶,但小皮球却日渐消瘦了,因为森林里没有能为它充气的工具。小考拉决定独自返回玩具城去寻找并带回充气筒,几天后小考拉顺利到达玩具城,但寻找充气筒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小考拉因为误入马戏团的后台,被叼着香烟、脸上有一道疤痕的马戏团长捉住并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他在盘算着把小考拉带到国外表演能为他赚到更多的钱,一边想着,一边喝了一大口不知什么牌子的scotch。这时的小皮球正独自在森林里,坐在它和小考拉经常待的那颗棵大树下发呆,牵挂着小考拉,不知道小考拉到达玩具城没,找到充气筒没。夜深了,小考拉思索着怎样逃出马戏团长的魔爪,而此时这个就算睡觉嘴唇上都粘着半支烟的坏人已喝得酩酊大醉,正斜躺在铁笼旁的破沙发上鼾声如雷。小考拉环顾四周,发现整个屋子里唯一没有被笼子关着的动物只有一只似乎被马戏团长当宠物饲养的小猴子,小考拉轻轻地朝小猴子在的方向叫了两声,但进入了梦乡的小猴子并没有任何反应。小考拉不能再等下去了,它知道每过去一个小时,小皮球就会失去更多的气。小考拉试着用爪子拍打笼子,月光透过污渍斑斑的窗玻璃让原本漆黑的屋子稍显光亮,啪啪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然而小猴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声音似乎却惊动了沙发上的马戏团长,小考拉紧张地盯着沙发上那个坏人的一举一动,好在他只是扭动了一下他肥硕的身躯,哼了哼,又继续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小考拉深出了一口气。突然,小考拉眼睛一亮,发现笼子边的地上有一个烟蒂,它花了好几分钟才把那个烟蒂扒到手,它打算把烟蒂扔到小猴子头上以唤醒它。thx god!烟蒂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小猴子鼻头上,虽然轻微,但小猴子还是浑身一震马上醒了过来。小猴子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并没发现任何异常,正准备闭眼继续睡去时,听到了拍打铁笼的声音,随声音看去,原来是小考拉在笼子里拍打。小猴子无奈地和小考拉对视着,它明白小考拉想逃出去,因为它之前在玩具城附近见过小考拉和小皮球,它们的自由让小猴子羡慕不已。小考拉向小猴子比划着,示意希望它能帮助自己把笼子门上的插栓拔起,小猴子顿了顿,随后走向了笼子。就当小猴子的前爪即将要碰到门栓时,它发现系在自己脖子上的绳子长度已到尽头,而绳子的另一头被马戏团长栓在了桌子角上。小猴子机智的倒转身体,轻易地用后爪碰到了笼子的门栓,嗒!笼子门应声而开。小考拉走出了笼子,感激的拥抱着小猴子,并试图帮小猴子解开脖子上的绳索。小猴子微微摇了摇头,告诉小考拉自己不愿意离开马戏团,在这里虽然没有自由,但有吃有喝不用为任何事担忧。小考拉告诉小猴子,如果不走的话,第二天马戏团长发现小猴子放走了自己一定不会饶恕它的。它们躲在桌下的大纸箱里聊了很多,时间也过得很快,小猴子起身探头向外看去,天边似乎已开始泛白,小猴子催促着让小考拉快逃。小考拉始终无法说服小猴子一起走,最后它怀着感激和愧疚的复杂眼神看了小猴子一眼,然后爬出纸箱翻窗而去了。小考拉逃出屋子后,周围的公鸡已在打鸣,它按照小猴子告诉它的路线,很快找到了马戏团长的破烂车库。小考拉走进这个破烂到门都没有的半露天式车库,它四处搜寻着充气筒的影子,然而始终没有收获。这时天已几乎全亮,朝阳的光线射进了车库,小考拉终于在角落的一块灰色油布下找到了救命的充气筒。待续.. 小考拉带着充气筒焦急地赶回到了森林,看到小皮球的瞬间,小考拉心碎了,因为小皮球已经瘪得不成样了。小考拉忙抱起小皮球帮它充气,可充气筒怎么也不适用,小考拉心急如焚。这时,在小考拉怀里的小皮球微微地睁开了眼睛,悲痛和无望的泪水填充了它的双眼。它用尽全身仅存的气力对小考拉轻轻说道:“再见了我最最亲爱的小考拉!我没办法再陪你玩耍了!你要好好的!” 话音刚落,小皮球就紧紧地闭上了双眼,是的,它永远的离开小考拉了。紧紧抱着小皮球的小考拉已是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上一篇]«面孔乐队——影子-|-起源»[下一篇]

Trackbacks

點擊獲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點擊獲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點擊獲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必填):